<output id="y55n0"></output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y55n0"></menuitem>
      1. <ins id="y55n0"><acronym id="y55n0"></acronym></ins>
      2. <mark id="y55n0"></mark>
        <tr id="y55n0"></tr>
          1. 帕米爾高原上的“阿布都”

            ——新疆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邊境村郵路見聞
            柏濱豐 施向群2024-06-11來源:中國郵政報

            新疆塔縣達布達爾鄉、提孜那甫鄉

            塔縣郵政分公司將金融服務常態化送到邊境村。

              “熱合麥特!”5月28日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地區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(以下簡稱“塔縣”)熱斯喀木村,村民那依甫·買木爾汗放下分割熟羊肉的刀子,起身揩揩手接過郵件,向鄉郵員阿布都熱依木·伯斯坦(以下稱呼“阿布都”)致謝。

              塔縣地處帕米爾高原東麓,與巴基斯坦、阿富汗、塔吉克斯坦接壤。雪峰連綿、溝壑縱橫,天山、昆侖山、喜馬拉雅山、興都庫什山等一眾雄山在這里打了個“死結”,硬生生“勒”起這座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“云端”縣城。

              5月末,采訪組一路跟著阿布都,深入塔縣熱斯喀木村等4個邊境村,實地體驗“云端”送郵。

              淺灘新綠蔥蔥,遠山白雪皚皚。于觀光游客們而言,國道邊的帕米爾高原初夏風光如夢似幻、無比治愈;而于“阿布都”們而言,唯有“使命必達”的信念,才能抵御高原深處的艱險與寂寥。

              大,壯闊,遐方絕域

              塔縣紅其拉甫路0123號,塔縣郵政分公司大院。5月28日,采訪組走進這里,抬眼便見數棵直徑三四十厘米的粗壯楊樹。高海拔地區,植被成長并不容易。這里的楊樹,似乎在彰顯一種“綠色的突破”。

              跟著郵車,采訪組搭車駛出大院,時而疾馳,時而晃悠,時而攀坡……直至翻越海拔4700米的達坂。日頭從未如此靠近,陽光像尖刺,“扎”得臉生疼。車內的空氣仿佛凝固,發悶、發燙。搖下車窗,冷風卷著砂礫瞬間灌入,氣溫驟然下降十多攝氏度。

              “從這條路過去,就是巴基斯坦?!表樦⒉级际种傅姆较蛲?,依然只看到座座巍峨雪山,壓迫感撲面而來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一片單靠人力無法走出的遐方絕域。十幾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山峰,包括世界第二高峰喬戈里峰,在此交會出無數個世外之地。這里有世界海拔最高的口岸紅其拉甫口岸,海拔逾4700米;有新疆海拔最高的國門紅其拉甫國門,海拔近5000米。

              塔縣不簡單??h城面積小到“一個馕滾到底”,轄區面積卻大到驚人的2.5萬平方公里,相當于4個上海那么大,共有12個鄉鎮、47個行政村,其中邊境村17個。它是我國國境線最長、毗鄰國家最多的縣,所謂“一縣鄰三國,兩口通兩亞,兩路連東西”。

              帕米爾高原不利于大部分動植物生長,甚至不利于建房筑屋。玄奘曾在《大唐西域記》中描述,這里上千年都曾是“疇壟舄鹵,稼穡不滋”的荒蕪之地。四面環山,高寒、缺氧、干燥,加之地質災害頻發,塔縣始終是新疆人口最少的縣,常住人口僅4萬多,不及中國東部一個鄉鎮的人口規模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個塔里木盆地最西沿、我國領土最西邊的縣,荒漠和沙礫一直延伸到雪山腳下。雖然擁有內地諸多縣城無法企及的人均占地面積,但大部分土地荒無人煙。沿著314國道一路疾馳,只看到幾個規模很小的村子,村民逐草淺山低、相對穩定的水土而居。

              葉爾羌河蜿蜒流過喀喇昆侖,峽谷深處也孕育著零星村落,熱斯喀木村便是其一。與帕米爾高原上的村落一樣,熱斯喀木村集高原、高寒、邊境于一身,平均海拔超過3000米,被高山環抱,周邊筆直的山體與縱橫的溝壑千年不變。溝壑處、河岸邊,散居的牧民和掩映在杏樹下的點點民居,被游客的濾鏡織成“世外桃源”,身在其中的人卻深受大山所困。曾經,這里的村民去縣城,得騎駱駝或馬翻過海拔近5000米的山嶺,跨過洶涌湍急的葉爾羌河。嚴寒、缺氧、風雪、冰河、暗流……一路上滿是艱辛與考驗。

              歷經數十年基礎設施建設、幾代人的不懈努力,塔縣窮山惡水的舊貌逐步煥新。主路寬闊,綠意漸稠,通水通電還通了網,只要不發生地質災害,生活質量已不可同日而語。但囿于山大溝深、地廣人稀,偏遠邊境村的郵件運輸,依然面臨嚴峻的環境挑戰。熱斯喀木村就是一個典型,直至2019年,塔縣至這里的郵路才得以開通,實現了全國最后一個建制村直接通郵。

              “山的那邊是什么?山的那邊還是山?!痹谒h分公司總經理王天春看來,普遍服務始終是當地郵政最根本、最重要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有740多位村民,很多人在網上買生活用品,便宜。一天有50多個快遞,都是郵政送過來,另外還有黨報黨刊。郵政服務可以,都很及時?!边_布達爾鄉紅其拉甫村黨支部書記阿里木江·米爾扎別克說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塔縣分公司共設紅其拉甫路支局1處、中心攬投部1處、特快直投點2處、鄉級便民郵政所10處、村級綜合便民服務站點45個;擁有城市投遞道段2個、鄉鎮郵路3條,郵路總長度約1500公里?;诖?,大部分鄉鎮的投遞服務頻次從周三班提升至周六班,更好地滿足了村民的寄遞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遠,寂寥,風塵仆仆

              在塔縣分公司,無論是鄉鎮郵運駕駛員,還是鄉鎮農村投遞員,上車前總習慣拉人結伴,甚至見到人就往車上拽?!疤h了!就算一路不熄火,往返一趟也得一天。路上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,太寂寞了?!卑⒉级几嬖V記者。

              遠,是真的遠。塔縣分公司目前日均進口郵件832件,日均出口郵件不足百件。其中,鄉鎮日均進口郵件210件。量少,但跑的路可不少。郵件通常由縣分公司鄉鎮郵運駕駛員轉運至鄉鎮,再由鄉鎮農村投遞員投遞到村。其中的3條鄉鎮郵路,分別是1輛載重1.8噸郵車,跑附近50公里以內的6個鄉鎮;其他兩輛載重500公斤皮卡,分別跑140公里外的馬爾洋鄉、170公里外的大同鄉。接著的投遞到村,也得跑到天擦黑。

              5月28日上午10點多,塔縣達布達爾鄉郵政所,在營業員買買提阿曼·阿塔比克的協助下,阿布都快速整理好鄉里5個邊境村的郵件后,帶上一袋馕、一瓶礦泉水,隨后繼續開車下村,“先送近的村,下午去熱斯喀木村,晚上12點差不多能回來?!薄耙活D一塊半馕,就當午飯和晚飯?!?/p>

              上午11點,阿布都抵達最近的達布達爾村。在村委會,他和村郵站負責人多爾達娜拜格木·木拉提別克交接了當天的十幾件包裹?!按迕駛儠W購一些生活用品,郵政都能給送到?!倍酄栠_娜拜格木指指門口的“郵快合作”標識牌,上面匯集了10家社會快遞品牌,“其他快遞公司的郵件,也能通過郵政送到村子,更方便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郵車一路向西……最后一站熱斯喀木村是達布達爾鄉最偏遠的村子,如果從縣城出發,得往邊境方向走250公里山路。幾年間,分散在12條山溝中的村民被陸續集中安置。如今的新村子,房屋、牲畜棚整齊劃一,基礎設施逐步完善,但因昆侖山堵、葉爾羌河繞,這里的進出依然費勁,有的村民至今都沒去過縣城?!霸诤拥篮蛵{谷騎馬還能節省體力,一到高海拔冰雪覆蓋區,馬都不愿走?!币宦飞?,阿布都結合實時地形,斷斷續續描述了熱斯喀木村的郵路,“以前全程都是盤山路,單程就要開上8個小時的車?,F在修了隧道省了很多路,單程只需要開4個多小時?!?/p>

              剛入職時,阿布都對自己的郵路不熟,就跟著手機導航先把每個村子摸幾遍,遇到復雜難記的路,就隨身帶個小本子畫上簡單的示意圖。久而久之,他自己就成了一臺精準的“導航儀”。即便如此,前往熱斯喀木村的郵路,他仍然開得小心翼翼。冬天大雪封山,夏天雪水沖刷引發泥石流,還有一年四季隨時隨地的風卷落石……4個多小時能不休息就不休息,一腳油門開到底?!暗米ゾo時間,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遭遇突發狀況?!卑⒉级冀忉?。

              山高路遠,相較于肉體上的煎熬,精神上的寂寥更加難耐。阿布都不唱歌,因為缺氧太耗精力。他聽歌,不挑歌曲,不挑歌手,放什么聽什么?!皩嵲诓恍?,就每周給他們換郵路開?!彼h分公司副總經理阿不都維力·吾斯曼說,“一三五開這條,二四六就開另一條?!?/p>

              郵件放進熱斯喀木村村郵站,村團支部書記發孜拉汗·拉黑克邊低頭在微信群里通知村民們取件,邊評價說,“郵政服務很好,幫我們把很多東西帶回來?!薄俺肃]件,還有報刊,不斷豐富我們的圖書館?!?/p>

              2個月換一次剎車片、1個月2萬元油錢,僅3條鄉鎮郵路的3輛郵車,一年修理費就高達20萬元。為了做好普遍服務,塔縣分公司每年要補貼150萬元到200萬元?!按迮c村太分散,普遍服務壓力不小?!蓖跆齑赫f,“但我們不計代價,能省的省、該花的花?!?/p>

              他的背后,是面印著塔縣精神的黨建文化墻:“志氣比山峰高,骨氣比石頭硬,快樂比氧氣多,艱苦不怕吃苦,缺氧不缺精神,海拔高工作標準更要高?!?/p>

              美,鏈接,未來可期

              “郵政金融‘零’距離,鄉村振興‘郵’力量?!?月30日上午,一條紅底白字的橫幅,掛進提孜那甫鄉蘭干村村委會。背倚橫幅,來自紅其拉甫路郵政營業所的兩名工作人員,為村民細致耐心地或講解或辦理社??I務。

              其中一名工作人員叫米熱娜·巴都爾,她父親是當地赫赫有名的“塔縣馬王”巴都爾·麥迪塞,年輕時是賽馬、騎馬叼羊、騎牦牛叼羊等比賽的常勝冠軍。問及女兒繁忙的工作,老馬王幽默地說:“我滿不滿意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女兒的工作能讓大家滿意?!?/p>

              據塔縣分公司金融業務負責人廖子豪介紹,從2013年開始,他們每周六都會安排工作人員上門為村民們辦理社???,鄉一級全縣覆蓋,村一級限于人手主要面向行動不便群體,“老人嘛,特別容易忘密碼,丟卡也相對頻繁,得多照顧一些?!?/p>

              一方面,紅其拉甫路郵政營業所常態化通過營業網點專柜辦理社??I務,延長服務時間,確保每一筆及時辦理;另一方面,帶著移動展業設備,覆蓋全縣鄉鎮的社??òl放和激活工作。其中,針對行動不便群體開展的延伸上門服務,2023年為45人次,今年5月服務人數達到80人次。

              這邊是營業所工作人員在為村民辦社??I務,那邊是鄉郵員買買夏迪克·那扎爾在通知村民拿快遞,“今天到了32個郵件,很多是村民在網上買的日用品”。幾分鐘后,收到取件信息的村民古麗帕爾·拉依克拿到了自己的快遞,“買的鞋子衣服。郵政的速度快、態度也好”。

              蘭干村駐村工作隊副隊長徐榮榮感同身受:“我是去年10月來援疆的,在這里更感覺郵政送快遞最大的特點首先是安心,安全性很高,我的件沒丟過。郵政網絡真的是四通八達,能到全國的任何地方?!?/p>

              駐足海拔3200米的蘭干村村委會門口,記者舒目遠眺:廣袤無垠的草場上,盈盈嫩黃隨風舞動,繁星般點綴于層層綠浪;藍色織錦的天空中,朵朵白云飄忽而過,羊群般四處悠閑游蕩;金線灑落的陽光下,層層雪山若隱若現,精靈般閃爍著迷人的光影……萬千氣象中,一抹抹流動的綠色,更是照亮人心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塔縣分公司積極開展郵快合作,全力打通三級物流體系,只為更好地履行普遍服務職責?!安粌H保障快遞下行,也助力農產品上行,切實幫助當地百姓致富、幫助當地產業振興?!卑⒉欢季S力·吾斯曼說。

              提及產業振興,阿里木江·米爾扎別克認為未來可期?!澳壳?,村里的農牧民還沒形成農產品出村的集體意識,只有少數農牧民在通過郵政渠道銷售牦牛毛、羊毛?!彼钢高h處山麓邊的牛群,“現在郵路很方便,能送來快遞包裹,也能帶走農牧民要賣的東西。我們后續想和郵政加強合作,發展壯大村里的畜牧業?!?/p>

              而熱斯喀木村,因為位置實在偏遠,一旦遭遇惡劣天氣或地質災害,村民們的就醫和生活物資還是會出現保障困難。在投遞過程中,阿布都常常主動詢問居民生活所需,力所能及地幫忙送來一些蔬菜和藥品。

              無論自然環境如何,如果說生活總有美好的一面,那大抵就是存在著明媚的希望。紅其拉甫路支局,紅其拉甫路中心攬投部2個班組,提孜那甫鄉郵政所、達布達爾鄉郵政所、大同鄉郵政所等10個分支機構……在遼闊、壯美、寂寥的帕米爾高原,郵政三級物流體系網路一直貫通其間,為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村民們架起美好生活的綠色橋梁。

              “郵政很棒,跟我們村委會緊密合作,全力服務我們邊境村的農牧民?!边_布達爾村黨支部書記胡比克·木拉入職已17年,對郵政和當地村民的感情溢于言表,“我們會和郵政一起把更多的精神財富和物質財富帶給村民,幫大家把日子過得越來越好?!?/p>

              延伸閱讀

              至2022年12月30日,新疆151個邊境村實現郵政普遍服務全覆蓋。2024年,新疆郵政進一步鞏固提升邊境村通郵成果,全區150個邊境村實現投遞頻次每周3次,1個邊境村實現投遞頻次每周不少于2次。

              2023年以來,新疆郵政共為邊境村投遞各類郵件、報刊323萬余件(份),收寄包裹1.8萬余件,助銷農產品0.25萬件?!?/p>

            欧美一级大片